在近期走访的超市企业中,北京超市发是为数不多3月份销售额与2019年相比保持增长的企业之一。超市发董事长李燕川表示,与2019年同期相比,超市发可比门店增长3.26%。

增长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北京作为一线城市,受到社区团购的冲击并不是很大,这使得超市发与三四线城市的同行相比,竞争环境相对从容一些;二是超市发前两年调整经营策略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比如优化商品结构、加强熟食经营以及与餐饮品牌联合等。

1980年就走上零售岗位的李燕川参与了行业变革的每一个重要节点,比如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外资零售企业进入中国、中国零售业全面开放以及近些年的互联网冲击实体零售业等。

上述阅历使得李燕川能够以从容心态看待当前的社区团购冲击。李燕川认为,实体店大可不必对社区团购有过多焦虑,关键是要把自身做好,实体店不变革没有未来。

“社区团购卖菜不是一个长久生意”,李燕川表示,“未来社区团购必定走向差异化道路,与超市业态形成互补”。

在超市发自身经营方面,李燕川表示,超市发与餐饮品牌的合作已经被验证为可行的模式,今年打算引进更多餐饮品牌。另外,超市发与罗森合作的超市发-罗森便利店目前已经开出30家门店,实现了从总部到门店的整体盈利。

受到日本零售思潮的影响,李燕川认为中国即将进入老龄化社会,而我国缺乏专门针对“银发一族”提供服务的商业业态。为此,超市发计划将海淀区一处门店改造为专门为老年消费者打造的,融合了购物、餐饮、休闲、社交为一体的创新业态,预计今年后半年将完成。

谈社区团购

是未来方向,但会形成差异化定位

超市业绩普遍下滑,社区团购冲击被认为是主要原因,你如何看待这个模式?

李燕川:从2019年最早出现社区团购起,我就一直在关注这种购物方式。我当时判断它会成为一种被消费者接受的购物渠道,但不会成为主流零售业态,而是一种互补渠道。我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目前社区团购将重心放在生鲜品类是不可持续的,如果没有总部的补贴,社区团购经营生鲜品类不如实体超市有优势。社区团购未来应该重点经营差异化商品,比如特色海鲜、针对小众消费者的爆款商品等。

对于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不少零售同行感到压力巨大,对未来发展感到焦虑,对此你怎么看?

李燕川:这两年政府给予实体店不少补贴,比如开店有补贴、卖菜有补贴等。因此行业会出现一种现象,企业哭穷越是厉害,越是能够得到政府的补贴,可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所以我认为政府针对企业的补助也要“精准扶贫”,让补贴给到真正有需要的企业。

你认为有多少企业老板是在“哭穷”?

李燕川:至少要占一半吧。

4月10日,阿里巴巴因为要求供应商“二选一”的垄断行为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罚182.28亿元,这一事件具有风向标的意义。你如何看待国家针对互联网企业的处罚?

李燕川:(互联网企业受到)这样的处罚一点都不冤。早在2018年,某互联网企业找到我,说可以给超市发免费提供POS机,前提是只能用它的支付工具,不能使用其他公司的支付平台。这就是很典型的“二选一”行为,它其实是以损害消费者购物便利性为代价的,我当时就拒绝了。

年3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针对橙心优选、美团优选等社区团购企业因涉嫌不正当竞争开出的150万元行政处罚,我认为这个力度太小了。

谈超市格局

大卖场未来只能开在远郊区

当前实体店正面临巨大变革,你认为未来的超市格局会是怎样的?

李燕川:未来有三类业态应该去关注。

第一,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核心区域,800-1000平方米,专门为老百姓提供一日三餐所需的食品超市将迎来发展机会。这类超市以解决消费者当日饮食为主要目的,辐射半径1.5公里,关注小型化家庭结构和单身群体,从消费者进店到结账所花费时间在20分钟以内。

第二,药妆店也是一个具有前景的业态。药妆店在日本非常发达,甚至跟便利店一样密集,这说明这种业态是很有消费前景的。但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类似的业态。一个原因是没有成熟的供应商提供商品;另一个原因是国家监管问题,我国食品、药品和化妆品分为好几个部门来管理,这对企业经营审批许可带来一定的挑战。

第三,针对特殊人群的商业形态也应该受到关注。比如,针对我国老龄化趋势,目前没有一家专门的业态是为老年人服务的。为此,我计划将海淀区的海中市场改造为这样的业态。

海中市场周边居住着不少退休的高校老师、专家教授,甚至不乏两院院士。我最早取名为“院士之家”,但后来认为这样会排除一大部分非院士的老年群体,于是就改为老年驿站。

海中市场设计是这样的,负一层是菜市场和超市,满足老年人购物需求;一层是快餐和北京特色小吃,比如护国寺小吃,门钉肉饼等;二层是茶馆、咖啡厅,并引入修脚按摩等休闲业态;三层是唱歌跳舞的场所,满足老年人社交需求。

大卖场业态未来就没有生存空间了吗?

一、二线城市的大卖场业态适合开在远郊区县。伴随着市区的一些大卖场租约到期,再签约时大卖场将不再享有当年的便宜租金,这使得它们不得不往远郊区县迁移。另外,从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来讲,大卖场也不适合开在市区。

以开在北京大钟寺的某外资大卖场为例,它开业之后很多消费者驾车来这里购物,导致整个三环拥堵不堪。而这家外资大卖场撤离之后,三环路就变得畅通了。

谈超市发今年规划

继续开店、配送中心、强化标品生鲜

再谈谈超市发,它能保持增长,你认为做对了什么?

首先是商品结构的调整,特别是加强主食、炸货以及卤制品的经营。在我们经营较好的门店,光主食的种类就多达60个品种。丰富的加工商品解决消费者吃饭的问题,对提升客流和拉动门店毛利率起到较好作用。

其次是有意识针对消费者购物进行生活提案。比如我们坚持了四年的“私厨快报”告诉消费者每天应该吃什么,这些菜谱都是我们从员工以及顾客那里收集到的,都是一些家常菜,比较容易做。另外,超市发门店针对每个节气都会开展专题营销来引导顾客购买。

另外,我们也在针对消费者的购物习惯不断调整门店布局。我希望打造一个门店,让消费者能够在20分钟之内完成购物,减少消费者的购买时间

与餐饮合作

超市发去年与眉州东坡、花家怡园等餐饮品牌尝试合作,将他们引入超市。一年时间下来,你觉得这条超市-餐饮合作是一条可行之路吗?

与餐饮企业的合作,提升了门店的客流、丰富了消费者的购物场景、为门店创造了利润、也扩大了餐饮企业的销售出口,我认为这条道路是得到验证了的。超市发今年也打算多引入一些餐饮品牌。一些跟我们已经形成合作的餐饮企业也成立了专门的部门与我们对接,足见它们的重视程度。

这里面也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餐饮企业擅长制作美食,但是对于食品的陈列、现场营销等方面还是缺乏经验。另外,在选品上,我们认为精选几个单品就好了,而餐饮企业总是想上更多品类,这需要我们后期慢慢磨合。

超市发今年有哪些计划?

李燕川:开店方面,我们今年规划了5家超市和5家超市发-罗森便利店;中后台建设方面,我们今年计划在海淀区建立一个生鲜加工中心,到时候我们的主食、熟食等现场制作商品都可以在加工中心完成;商品层面,我们计划推进生鲜标品化工作,从而将我们的门店员工从生鲜现场打理的繁琐劳动中解放出来,投入到顾客服务中。

生鲜标品化是一个缓慢推进的工作,需要消费者不断接受的过程。目前在部分超市发门店,标准化生鲜占到了全部生鲜商品的60%。【完】

作者 galinga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