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谁在干掉菜市场?

有人说菜市场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和缩影,但现状是,在一二线城市,它们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减少。

在北京,曾并称为京城四大菜市场的东单菜市场、西单菜市场、崇文门菜市场和朝内菜市场相继关闭或迁移。

在上海,2017年3月,百年菜场唐家湾菜场正式与市民“说再见”;2018年6月底,杨家桥菜场告别历史舞台;2019年2月底普陀高陵路菜场关闭 ,3月底,普陀区永昌新湖菜市场关闭;在天津,占地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服务周围数千人的长春道菜市场2014年被关停;

而在杭州,经历了二十多年风雨,品类最齐全的杭州粮油市场已于今年的6月15日正式关闭。菜市场的兴衰,其实见证了我国经济的发展和社区生活的快速更迭。有时大家扪心自问:我们已经多久没有进过菜市场了?有多久没有踩过一地的菜叶、多久没有闻见菜市场独有的腥味了?又有多久没听见过嘈杂的叫卖声和大妈们的讨价还价了?面对传统菜市场的快速地退出历史舞台,不管我们的情愫如何,

在这里想问的问题是:是谁在干掉菜市场?

1商超曾是菜场最强劲的对手?

首先,菜市场遇见的第一个敌人,应该是城市大型商品超市。以杭州为例,截至2015年年底,杭州有大型超市(营业面积5000m2以上)72家;中型超市(营业面积500-5000m2)110家;便利超市(营业面积500m2以下、以连锁为主)576家。国外大型超市品牌主要有沃尔玛、家乐福、欧尚、大润发、麦德龙等。本土超市品牌的主角世纪联华,也在全市拥有25家大型超市,35家中型超市和44家便利超市。可以说,在零售业中,商超占据了近1/3的市场份额。从大的购物环境上看,商超的整个环境井然有序、干净整洁,定时有工作人员清理地面,商品摆放整齐给人一种舒适的购物体验。从商品本身看,超市的蔬菜新鲜,生鲜多经过净加工,每个区域有工作人员分类整理,过夜的蔬菜生鲜会及时处理,肉类也是单独成份包装放在冰柜,和菜市场悬挂在竹竿上的肉对比鲜明。相较于菜市场来说,大型商超里日用百货、锅碗瓢盆、蔬菜生鲜一应俱全,在很大程度上代替了菜市场,但菜品价格相比菜市场会略高一些。

2社区生鲜店的截胡随着城市新兴楼盘的大量兴建,新型社区的快速崛起。

传统菜市场又迎来了第二个强劲的对手:社区生鲜店。一般情况下,传统菜市场离社区通常超出10分钟路程,而社区生鲜店分布在社区里面或周边,居民下楼就能买到菜,可谓非常方便。且与传统菜市场相比,社区生鲜店呈现出离家近、明码标价、安全可追溯等优势。它们离家更近、品类齐全,并且一般在晚上十点都还在营业中。通常其营业时间会与菜场错开,它们并不关注早市,而是更集中解决晚上6点后的需求。

菜市场早上六七点开门,早上的蔬菜是最鲜的,到晚上6点就不剩什么新鲜的菜了,基本完美错过购买力高但时间有限的年轻客群。因此他们的主要目标客户只能是拥有充足购物时间的老年人和家庭主妇。但是,依据小编对杭州市场的观察,发现许多中青年人也开始倾向于社区生鲜店。而在这个领域,杭州这两年也上演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悲喜剧。如“生鲜友谊”,他的小店在30平米左右 ,一个店覆盖附近2~3个小区,强烈显眼的招牌标志和干净整洁的货架足以让附近居民发现并记住它。

在2017年开始至今年年中爆出问题,短短两年时间,它在杭州开设了400余家连锁门店,几乎在全杭州都能看见它的身影。除了生鲜友谊,在杭州,扎根社区的生鲜店有大大小小几十个社区生鲜品牌,包括土豆鲜生、M6、尚选生鲜、明康汇生鲜等。作为果蔬夫妻店的升级版,它们让菜市场的诱惑力变得越来越小。

3互联网卖菜的那点事传统菜市场遇到的第三个对手,应该是互联网卖菜平台。

目前,美家买菜、叮咚买菜、美团买菜、松鼠买菜、考拉买菜等互联网买菜小程序(或app)已经较为成熟。像每日优鲜,消费者可自行选择包裹送达时间;美团买菜是0元起送、免费配送、最快30分钟送达,配送范围为服务站点周边2公里内;叮咚买菜同样是29分钟送达,0元起送,0配送费;京东到家则是1小时到达。虽然选购的时候不能亲眼见到、亲手挑选,但这些平台直接送货上门,在效率上争取做到极致,俘获了大批时间敏感型用户。尤其是于对网购接受度高的年轻人而言,这点的吸引力巨大。当消费者可以不出门就能选购所有需要的食材,不需要讨价还价,不需要自己提回家或者从很远的菜市场改成从小区附近提回家,随时需要随时下单的时候,菜市场正在变的很难被想起。除了直接的卖菜平台之外,网络外卖服务也给菜市场带来了一场降维打击。

据《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Q1)》显示,90后用户消费频次较高,34.6%的90后用户平均每周使用网络外卖5次及以上,从网络外卖服务品类来看,50.2%网络外卖用户曾订购过水果生鲜。随着外卖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去或者减少了去菜市场买菜做饭的频次,一方面直接点外卖代替了做饭从而取消了食材采购的需求,一方面通过外卖买菜也减少了对去菜市场的需求。不管是996的程序员,还是朝九晚五的小白领,点外卖远比自己动手做饭要简单许多。这对菜市场是不小的冲击。

4新零售带来的冲击到了这两年,新零售的崛起,也进一步地打击了传统采市场的生存空间。

比如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美团旗下的小象生鲜、永辉旗下的超级物种,还有钱大妈、呆萝卜等生鲜店,都在不停的分流着菜市场的份额。而更为直接的,则是这两年社区直购的崛起。目前许多的社区团购平台主要以生鲜爆品为主打,有些头部平台生鲜的比例甚至占到了70%左右。

如兴盛优选、食享会、十荟团等都是生鲜网络零售市场上最重要的玩家之一。它们或者自身就有便利店,或者与社区里的便利店、菜鸟驿站合作,或者用小区居民做团长和提货点,做到了最大程度的靠近消费者。24h团虽然主要以社区生活服务为主体,涵盖的服务种类比较繁多,但本地化的生鲜服务也占据了一定的比例。也可以说算是传统菜市场的竞争对手之一。

最后,想说的是干掉菜市场的其实是菜市场自己。

相较于各种互联网买菜的平台,一些菜市场商品价格不透明或者浮动较大的情况较为普遍,偶尔还会出现消费者群体不同卖菜老板“看人报菜价”的情况。另外,充斥市场的关于菜摊称重器的各类“都市传说”,每天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与消耗着消费者的购物体验和信任。如果菜市场最后一点“生活味”都失去,或者说被其它新模式所替代的话,那大型的传统菜市场将很可能最终消失在一二线城市之中。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